金星娱乐经纪公司 > 变臣(宇十六) > 第五百四十章北漠征战(六)

台湾金星娱乐:第五百四十章北漠征战(六)

  齐新文赶到战场时大吃一惊,三千轻骑被漠骑分割成数块围困住,左冲右突无法杀出重围。稍远处的山坡上,飘扬的旗帜上露出苍狼头,齐新文心中一沉,来的居然是拔都部利漫的苍狼军,难怪战力惊人。苍狼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攻打巴岱等部的消息走漏了,北漠王庭的大军在哪?莫非要在乌额纳河边意外相逢决战,此刻中军尚在百里之外,形势于我不利。
  按捺住心中的惊疑,齐新文专注地看着眼前,沉声道:“来的是拔都部的苍狼军,大家小心了。贾清远、朱易锋、方至重,你们三个各率两千人去把被困的袍泽接引回来?!?br />  贾清远等人领命向漠骑杀去,被困的郑军见援军到来,勇力大增,里应外合向着围困自己的漠兵杀来。利漫命人吹响号角,漠骑缓缓地后撤,被困的郑骑被解救出来,两军南北对峙,中间隔着百步宽的距离。
  太阳已经下山,晚风送来决战前的宁静,利漫站在苍狼旗下,暗淡的光线将他的身形描出黑色的轮廓,周围的狼骑安静地等待着,丝毫没有大战前的焦躁不安,黑乎乎的影子凝结在一起,如山、如岳,密不可分,牢不可破。
  看着黑沉沉凝立的苍狼军,身旁响起马儿不安地轻嘶声和踢踏着草地声响,齐新文心中涌出不安的感觉,夜色降临,于己方极为不利。想到这里,齐新文低声传令道:“吴雄、金昌水,你们两人各带千人从左右佯攻,尽量拖住漠骑,一柱香后撤回营寨?!?br />  明知以两千人佯攻苍狼军是凶多吉少的任务,吴雄和金昌水依旧毫不迟疑地高声应诺,他俩都是致果校尉,各有千名麾下,马蹄声响,两千轻骑化做两把匕首向着北面的苍狼军插去。
  夜色已暗,二十步外难以看清人影,利漫听到马蹄声响,心中冷哂,郑骑居然想在夜间跟苍狼军较量,简直是鸡蛋往石头上碰。抽出腰刀,夜色中闪过一道闪光,利漫缓缓催动座骑向前,身后苍狼旗紧紧跟随,然后是潮水般的苍狼军,向前奔涌而去。
  齐新文带着剩下的轻骑返回营寨,营寨外简易地挖出壕沟、陷马坑,地上洒了铁蒺蔾,刀车拦在了进出的路口。营寨内点燃了火把,齐新文站在高台之上眺望,远处的厮喊声渐不可闻,三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,还不见吴雄和金昌水带人回归。
  手死死地握住木台上的柱子,齐新文的心中抽痛,吴雄和金昌水都是他亲卫出身,随他征战十余年,没想到会陷在这里。隐约有马蹄声接近,齐新文高声喊道:“打开刀阵,弩 弓手戒备,让他们进来?!?br />  一百余骑闯进营寨,齐新文几步跨下高台,看到吴雄浑身是血,在两名军兵的扶持下摇摇欲坠地站着,看到他来,吴雄竭力站直身子致礼。
  “吴雄,你伤在哪里?金昌水呢,其他人呢,都陷进去了?”齐新文连声问道。
  “大帅”,吴雄喘息了几口,
  道:“我手下只剩下这些人了,金昌水,他,他怕是凶多吉少了?!苯吡ι背鲋匚У氖焙?,吴雄已经听不到嘶吼声。
  齐新文心如刀割,挥手让兵丁扶着吴雄是包扎休息,脚步沉重地再次回到木台上,向着东北的方向眺望。夜风呼啸,隐约有马儿的悲鸣,除此之外,一片安静。
  等到草原上的晨雾散去,三座人头筑成的京观出现在离郑军营寨里许外,齐新文在京观前下马,呆立无语,脸上像被人用鞋垫子抽过,火辣辣地痛,从军二十余年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羞辱。
  血的耻辱唯有用血洗刷,齐新文重重地跪拜在地,咬牙道:“弟兄们的仇齐某记下了,定要用苍狼军的人头也筑成京观,黄泉路上为弟兄们送行?!?br />  晨风呜咽,青烟回旋,三军垂泪。
  苍狼军驻扎在十五里外。虽然昨夜小胜,但情形不明,利漫不敢连夜发动攻袭,派出斥侯打探消息,苍狼骑驻扎休息。第二天一早,斥侯从乃仆部被困的沟底带来了闾牙支的消息,闾牙支答应只要利漫能救出他,乃仆部愿奉他为汗主。
  利漫喜上眉梢,师傅的分析没错,这果然是上天赐于自己的良机,如果能击溃郑军救下乃仆等部落,这些部落自然感恩戴德奉自己为主,有了三十多万部众十万战士加入,自己的实力就超过昆波了。缇珠答应能击退郑军为汗王,有金狼军在手,届时就算昆波想反悔自己也不怕了,利漫暗自咬牙,昆波若想反悔,索性就灭了他。
  “乃仆部近五万人被困在沟底,控弦之士有一万五千人?!背夂罴绦鞅ㄗ糯蛱嚼吹木?。
  “郑军有多少?”
  “数目不明,只知轻骑约在三万,从郑军的旗帜来判断步兵约在五六万,还有数量不明的辅兵?!?br />  利漫一皱眉,敌众我寡,就算苍狼骑骁勇,面对这么多郑军也要吃亏。
  “巴岱部和萨蛮部在什么位置,为何不来求援?派出去联络的斥侯可有回报?”利漫催问道。
  离乃仆部六十里外的草原,巴岱部和萨蛮部已经知道了郑军来袭的消息,将散在草原的部落全都紧急召集在一起应变。巴岱部的汗帐内,苏鲁漫和萨蛮部的大汗吉图坐在正中,其余十多个小部落的首领坐在两侧,众人商议着该如何应对郑军的来袭。
  吉图叹道:“当初大伙决定不过贺牢山时说的清楚,如果郑军来袭则守望相助,如今乃仆部被困,咱们是不是该前去营救?!?br />  罗巴部的首领亢崇冷笑道:“闾牙支是让野心吞没了理智,大伙都在靠近贺牢山一带放牧,他带着乃仆部跑到一百多里之外,他的心思谁不明白,就是想从狼群的争斗抢一口食,结果自己变成了狼口中的食物,这样的人何必去救他?!?br />  众人纷纷点头,能够成为部落首领的人哪个不精明,为了保全自家实力,多数人不赞同去救乃仆部。
  苏鲁漫沉声道:“利漫王子派来送来了信,他带着苍狼军来抗击郑军,昨夜苍狼骑杀死郑轻骑三千余人,在草原上筑起京观,他让我们前去会和,一同救援乃仆部?!?br />  虽然草原上还没有确立王庭汗主,但在法王的支持下,谁都明白汗主只会在昆波和利漫两兄弟间产生。利漫王子千里来援,让不少小部落首领心生感激,谁不希望将来的汗主是个有情有义的人。
  “既然是利漫王子让我们前去,大伙还是听命为好?!庇懈鲂〔柯涞氖琢斓?。
  另一个部落的首领却道:“要去你们去,我决定率部众越过贺牢山,到西面放牧?!闭飧霾柯洳蛔阃蛉?,牛羊仅有数万匹,船小好调头,只要花三天时间就能翻过贺牢山??墒窍癜歪?、萨蛮这样的大部落,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无法越过贺牢山。
  苏鲁漫和吉图对视一眼,这个时候人心不能散,要不然郑军没来先自四分五裂。苏鲁漫站起身,斩钉截铁地道:“草原儿郎说出的话像雪山一样万年不变,当初既然说过守望相助,乃仆部被困我们就应该去营救,不然将来我们当中有人出了事,谁来遵守诺言。大伙都回去准备一下,太阳三竿高的时候,每个部落出一半战士在大帐前聚集,咱们去和利漫王子会合,救援乃仆部?!?br />  齐新文营寨。
  苗铁山带着一万步兵匆匆赶到,走进大帐就看到齐新文神色木然地坐在帅案后,桌上放着碗满满的黍米粥,旁边有四个馒头,看样子早饭一口也没吃。
  挥退身后的亲卫,苗铁山上前抓起个馒头,一口咬下半个,嚼了两口咽下,又端起粥碗喝了几口,笑道:“老齐,你这营寨里的厨子不错,做的馒头有嚼劲,借我用两天?!?br />  齐新文看了苗铁山一眼,道:“二千轻骑只剩下一百三十六人,一千八百六十四颗人头筑成三个京观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你跟我来说馒头?!?br />  苗铁山将手中剩下的半个馒头往桌上一丢,骂道:“齐新文,当初你我比武,你的上糟牙被我一拳打掉,你小子憋了半年的坏,终于打断了我两根肋骨。现在你莫不是老了,挥不动拳头了,北漠人能用人头筑京观,咱们难道不会,要不要我教你?”
  齐新文下意识地朝脸颊摸去,脸上浮出狠戾的神情,伸手向那半个馒头抓去,口中骂道:“苗黑子,你他妈打掉我的牙齿,还想老子给你厨子,做梦去吧。等老子吃饱了,就去拿那些北漠人的人头筑京观,一万八千颗人头筑成的京观,一定很壮观?!?br />  看到齐新文大口吃饭,苗铁山笑骂道:“当心噎死你。老子给你带过来一万步兵加强防御,苍狼军来了,恐怕北漠王庭的援军马上就要来,还有巴岱、萨蛮这些部落的也有十来万控弦之士,咱们的战力不足,要迅速吞掉乃仆部,然后收缩等待中军到来,再与北漠人决一死战?!?//www.yez31.com/book/142097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金星娱乐经纪公司 www.yez3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yez31.com